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网易考拉推荐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2013-09-26 22:23:17|  分类: 云游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站在海边,我喜欢凝眸远望,海风吹拂着脸庞;站立在柔和的沙滩上,放眼远瞧,海的那个尽头甚是一片蔚蓝;风将海面泛起波澜,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清新的海水裹挟着一层又一层浪花,一起拍打过来,流淌开来,冲刷着被风微干的细沙滩。又害羞似的,缓缓回到那不知深浅的大海之中。当浪花轻吻着越过我的脚面时,我又依稀想起那个曾经原始的檀头岛,因为有它的原始,所以我有了喜欢蔚蓝的大海的冲动。

头一次来到檀头岛海滩,“小小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下了滩顾不了许多,飞奔冲向大海。鞋便是多余的了,脱了,丢在一边,她赤脚朝海边走。”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这片沙滩太长,远望海天相接、融为一体,面对的是涛卷浪飞。只见小小待浪涛急不可耐地奔到滩头,浪头在金沙滩上打了几个沉沉的滚,即刻与金沙如亲如吻,似唱似吟。小小光着脚丫在嘻浪,那淸澈的小脚丫,在沙滩上留下了几行清晰的印记。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小脚丫忽间没入海水,忽然间跳出浪花,脚印的深浅、间距大小和它那流畅的走向,如画似诗,酷似一首渔家孩子永恒的儿歌,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引你忍不住沿着脚印冲向大海,与小脚丫在海上同唱共舞。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那时,小小领着一小桶,穿梭地奔在舅舅、外婆和她妈妈身边,桶里的战利品越来越多。小爬蟹,小贝类、小鳗魚。一只居生蟹竟乐得小小手握居生蟹,直冲我拍摄的镜头边说:

“外公、外公,我捉到居生蟹,居生蟹”小手高举,好让我来个特写呢!”(摘引2007年“象山游记---一个神秘原始的岛屹”)

2007年的檀头山岛很原始,“通向沙滩小路,一丛丛芦苇在风中摇曳,一不小心,沁人心脾的青草味无声地渗进心脾,弥漫着,浸入心田 。滩头稍高处,一排排简易房座落有序地摆放着,房间二只床,非常整洁。这是椄待远方客人。”(摘引2007年“象山游记---一个神秘原始的岛屹”)

于是乎,2009年又去了檀头山,也在那片沙滩,“终于光着脚踩上了沙滩,好热热的刺激由脚心向上奔到身体的其他地方,向海浪跑去。那些被海浪打湿的浅滩却冰凉着,那是八月的海。再向前,就被海拥抱了脚趾、脚面、脚踝、脚腕。海浪一波一波地亲吻上来。心里怪痒痒的。

    西斜的余辉把小小的倩影拖得很长很长,小小没有下水,所以玩水就只能在岸边踏浪,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只见她张开双臂迎接着一个又一个的扑将过来的浪头,浪花不大,小小就跳过去,再大一些,小小踩上去,如果再大,她就只能退回去了,直玩到裤子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她是那样的快活:一对黑宝石般的眼珠,在长睫毛下闪耀着光彩;被西斜的余辉晒得红里发紫的脸颊上,露出两个笑涡儿。面容显得那么自然、那么舒坦,在阳光下,仿佛是开在浪花里的一朵雪莲花。那意境,如春风轻拔琴弦,如暮花飘落柔波。(摘引2009年“天蓝蓝、海蓝蓝”)

今年也想再去,可曾经和我们称兄道弟的黄老板的口气变粗了、变味了,现代将替代原始的檀头岛已不是遥远的童话。不去了,于是辗转来到枸杞岛……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眼前,一声呼唤,空虚飘渺,如今又跌入童话中的蔚蓝。总喜欢素裹,赤脚享受细沙的柔软,沿着沙粒的光华,静静接受浪的抚摸。闭上眼睛,海的呼吸一次次冲击着耳膜,脚踝的一次次湮没,将我带入悄无声息的世界。忽地,明眸闪动,侧耳聆听,一丝阳光透进瞳孔,远处缓缓涌来浪的拥抱。轻轻滑过闪着金色的海面,此刻充斥耳畔的,唯有浪的轻诉。

尽管小小已是楚楚动人的豆蔻少女,但她还是怕水。当她老爸为她买来的橡皮船刚下水,同来的四个孩儿争先恐后上了橡皮船,小小人大点,坐在船头,面朝大海,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一个浪头涌来,颠簸了橡皮船,使小小正面吃上浪头,本来就怕水的小小,再也不敢上这橡皮船了。她在“沙为碑  浪为刃  海的叙情诗”一文中这样写:

“……老爸立马将我们的皮划艇推进海水里。这里有很多人玩皮划艇的,其实就是在海滩上冲浪。他第一个把我拽了下去,其他三个孩子也陆续上了船。外公和舅舅开始慢慢地将皮划艇拖向大海深处……我的位置能够亲眼看着蓝白色的巨浪如一只千年饿煞般怒吼着向我扑过来,恐怖极了。心里的恐惧随着层层浪追浪逐越发累积,正在我心神惶惶时,两波大浪并齐挤推着向我们涌来,犹如嘲弄凡人的恶龙发怒,势不可挡。若不是有外公和舅舅拉住,船肯定要翻了!不过,连累了外公跟着翻了个大跟斗跌进了浪花里,船被调了个头,轮我背对浪潮,更是在我的心里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是一个噬天巨浪,轰的一一击在背上激荡开来。我心里的恐惧更加强烈,加上后背上的撞击带来的疼痛,我感觉我的五脏六腑都要碎裂了。我开始求饶、开始呼吼、开始嚎叫。“我受不了啦!”

终于,在又一个大浪将我们冲到浅滩时,我不顾三七二十一地从皮划艇上跳起来,连蹦带跳地逃离,急切地像鸵鸟一样将自己埋入沙子的怀抱。此时此刻,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陆地对于我来说,就是一道屏障,是抵御野兽的城堡,是躲避魔鬼的天堂。

于是我不管家人怎么埋怨我,说我胆小鬼也好,连妹妹都不如也好,怕死也好,不懂事也好,我才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嘞,我现在只求心灵的一丝安定。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好景总是不会长的,我马上被老妈拖进了水里——但不是在船上了。她让我蹲下来,试试冲冲浪。那也很恐怖,我一见稍微,对,我是说稍微,很小很小的那种,稍微高一点的浪扑来就立马站起来。其实我仅仅是敷衍老妈,免得挨骂。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一点也不开心,真是的,以前不都是在海边踏浪的吗?不都是玩玩沙的吗?顶多也就及膝深,不潜下去了,这次干嘛那么逞强,还不就是人多要面子嘛!大人真讨厌。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不开心,没兴趣,草草踢踢水罢了,我不想拍照。”

这也难为她了,还在小学二年级报了个暑期游泳班,头一次下水,那个游泳教练不知小小水性如何,一放手,小小呛了水,脸色都白了,害得她发烧一阵子,从此绝缘于水,见水没过脚腕就害怕。这次她玩大了,她“连蹦带跳地逃离,急切地像鸵鸟一样将自己埋入沙子的怀抱。此时此刻,陆地对于我来说,就是一道屏障,是抵御野兽的城堡,是躲避魔鬼的天堂。”

对呀,当在檀头岛上俏小小只不过踏踏浪、玩玩沙,从不敢冲浪的故事深植在她的青葱岁月里,如今,在她的笔下说:“真是的,以前不都是在海边踏浪的吗?不都是玩玩沙的吗?顶多也就及膝深,不潜下去了,这次干嘛那么逞强,还不就是人多要面子嘛!大人真讨厌。”

记得有一位诗人写道:“如果心冷了,阳光也无法温暖。”小小对冲浪有那么多怨气,贵人也无法相助,我有何力挽狂澜?于是,我再也不打扰她了……( 待续)

海边,拾掇一袭碎影(2)——执一朵浪花,绘一抹恬静-上(原创·散文)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