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网易考拉推荐

赋得清明那份闲(原创·散文)  

2013-04-07 08:51:47|  分类: 追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赋得清明那份闲

 

  灵安公墓内,累累荒冢上又插上了寄托哀思的飘带,仿佛是从九泉之下伸出的一双双手,向人们致意。

            母亲墓边,萋萋芳草早已蔓延到坟头上,散发着清新的气息。

            怀着对已故亲人的怀念和哀悼之情,我又走到妈妈身边,一条飘带,几缕清烟,传达着哀思,借以怀念逝去的人和事,但经年的过往已成为一掊黄土,睹物思人的伤感情怀付与东风。无论是生者还是死者,距当日分别之时已远,离愁别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一、

     

坟前,今年多了二位祭奠人,我女儿携带小小也来到爷爷奶奶墓前,有好几年没上过坟,今年女儿她无论如何也要抽空也祭拜一下了。在和煦的春风中,敬上一柱清香,播上一曲评弹,独自释放祭奠爷爷奶奶的情愫。

二支蜡烛、几柱清香,几许祭品,静静陈列于墓前,只见奇奇她伸手扶碑,心切切而念缕缕的沉思倒勾起我无尽的追缅……

几多阳光灿烂的日子,一晃划过她童年、青少年,迷迷蒙蒙,尽是她奶奶期盼的眼神;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奇奇就在奶奶温柔的手中带大。那时我还在乡下,根本就带不了女儿,奇奇很小就很听奶奶的话,偶而她发些小脾气时,只要奶奶过来,她却乖顺地依附在奶奶怀里,不哭也不闹了。

她爷爷一退休后,一直带着孙女玩,记得有一次在楼下不小心摔了一跤,爷爷在倒地那一刻,紧紧抱着孙女儿,使她在爷爷怀里软着地,一点也没伤,可我老爸却跌肿了腿、胳膊,还招来我妈一声责怪。

数不尽的护呵,听不厌的唠叨,我女儿就在爷爷奶奶怀里长成了花季少女。奇奇十六岁那一年,奶奶离她而去,火葬场里,奇奇哭成一个泪人了……

而今,伴青山、看闲云、听山风,静静安卧于这墓中的是最亲的灵魂。留于她心间的则是比这墓碑还高达的亲爷爷、亲奶奶!好几年都没有来,一到清明她都去桐乡奠祀夫家祖宗,一端搁就几年。今年清明正好星期四,就选择清明上周六提前来祀拜。袅袅香火的烟、烈烈烧燃的纸、郁郁空隧的眸,静静的祭奠,将以纯洁的愐怀,恰似扇动着洁白的羽翼,沉进到墓下……   

 

                                      二、

 

清明上一天,我随外甥女周月去祭奠已逝去三十年的周月她妈的坟。吉妹的坟每年都去一趟。今年在她那儿又多了一坟,周月的爷爷去年也成了古人。

人呵,怎说没了就没了,去年去他家,正巧她爷爷到人家去打牌,没碰到。与他最后一面却是前年清明时分,在竹林里,这位清瘦的老人在我们面前叙诉他的内疚。我再一次感受到他作为公公对她死去的媳妇一份谦疚。他责骂他的儿子丧尽天良,好端端的媳妇被他逼得投河自尽。如今他默默地走了,带走那份沉甸甸的谦疚去见他的媳妇。 

        望着那片对我来说是寂寞的领域,我默默承担,从未跟他们索求什么,记得有句话这么说的:“有的人活着,但却已经死了如行尸走肉;有的人死了,可却依然还活着生命常在。”这位见面不多的老人就这样走了,除了默默无言,我真的无法再有任何言语。
     那清瘦微跎的身影,在我的印象中,清晰,就如同墓区那抹阳光,刺眼。
    我,心疼;我,爱;我,怜。,其实,媳妇投河自尽与这位公公无关,用不着如此内疚。愿他一路走好……   

  

                                    三、

 

通往我岳父、母坟路,今年祭奠他们的人群中又多了一人,我老伴的大姐今年头一次上她父母的坟。也许她想明白了很多,也许思念娘亲战胜魔咒,我庆幸她的勇气。

早在我岳父母逝世不久,就听说:女儿不能祭奠娘家的祖坟的,说是晦气,唯有男孩子才可以正儿八经的烧香,烧纸钱,摆上供碗供菜,为祖先祭拜。比如李家嫁了的女儿,成了陈家的媳妇,清明时节,便只能跟着陈家去祭奠陈家的祖先,这就是所谓的“嫁出的女儿泼出的水”! 现在什么年代,还有乱七八糟的这桩事,我才不信这个邪,只要平日里来不及表达的情感,在这个日子里能找到了宣泄的口子。这谁也挡不住。

可这位大姐可不那么想,自她父母逝世后,一直不敢上她父毌的坟,还好,她总算神经恢复清醒,尚知悼念她的亲人,把自己的哀伤一分分的表现出来,值得庆贺。

 

四、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年年清明,年年不同。

在上坟的人流中,在青青小草上,桃红杏白中,增添一些。这个既不随波也不逐流的人,在追奠逝者、寄托哀思的一天,虽也沐浴着春风走进肃穆的陵地,续延“行于上而成于下”的风俗,但他与别人不同,既没带纸钱冥币,也没带香火供品,而是沏上一壶清茶,敬上一杯薄酒,然后庄重地献上一束鲜花,肃穆地栽下一棵小树。照他的话说:“惟有对逝去生命的思考,才能让活的人明白,活的意义!而只有明白了活的意义,才能真正实现心灵的救赎,才是真正尊重生命、礼赞生活、敬畏自然,才能真正无愧于先人,无悔于生命。”

我在他的“诱导”之下,再看清明,清明时节的雨,依旧纷纷扬扬;路上的行人,依旧熙熙攘攘;也没有牧童遥指,那些“出郊省坟”的“老少爷们”,齐奔“杏花”旗下。而“杏花”旗下的酒肆茶楼,遍野尽是,家家高朋满座,个个生意火红,虽也“人面桃花相映红”,但这红和那红,红的不一样了。更有那寻春的“游子”,在这个“清明时节雨纷纷”的特殊日子里,半掩着“桃花”,或荣归故里,或衣锦还乡,笑言列祖列宗,把一个肃穆的仪典,演绎成了蔚为壮观的活人为死人作秀。

对于是否断了魂?是否尽了“思时之敬”,无人知晓!我有时候不得不怀疑杜老先生的那句诗,什么雨纷纷,欲断魂,倘若现在请他来个知青下乡,估计就没有这样的文采了。

眼下,可惜这些“另类”之人太少了…… 

清明,乍暖还寒,在这个初春的季节里,心里随着日子慢慢流逝而变得起伏难平。赋得清明那份闲,犹如过眼云烟,可是,当时,不,至少今日,却已道是惘然。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18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