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网易考拉推荐

因为我,却不说我(原创·散文)  

2013-02-22 15:27:04|  分类: 拥有此宝,吾生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我,却不说我

 

或许,我是个喜欢怀旧的人,寻梦,总是撑一支记忆的长篙。于平平仄仄中展一缕墨香,一颗平静之心,也便远离了尘世的喧嚣,任悠长的心事,在阡陌凡尘中,如月光般绽放一地无语的华美……
  

——题记
   

【一、心之舞】
  
 

夜半的灯光,素淡而温暖,穿过桌前那盒水仙花,绰绰花影飘然于身旁的案几上,素雅的清香弥漫房间,酒醉微醒的感觉犹如随手翻开记忆的一页,有点点滴滴的过往,旖旎心事的芬芳。掩卷微笑,萦绕于心头的是一种叫欣慰和幸福的味道,真叫人心旷神怡。
  岁月匆匆,花开花谢。我那惨淡的人生再一次在今年将迎来了我的六十六岁生日,说真的,我从不把自己的生日记得那么清楚,生日对我来说,一向都不是很重视。但是,在今年我的生日到来之际,外甥女周月,这位亲如闺女要为我过六十六岁生日,这是我最最开心的一个生日,因为在年夜饭上,外甥女婿宣布,准备在年初六在酒店为我庆生日。他的邀请让我无比感动、无比愉悦。

生日宴席上,当我默默许下心愿,一口气吹灭插在蛋糕上蜡烛时,浓浓的亲情似蜜糖将我层层包裹,儿孙们真挚的祝福如美酒把我深深陶醉……

 柔和的灯光,飘逸的祝词,温馨的气氛。

开始喜欢那种在醉与微醉之间,看着身边的人朦胧的脸庞,然后,想着一些只属于自己的心事。

 

【二、情之殇】
 

 一直相信,这世界上,有一种感情是可以沁骨的,无论走过多少沧桑,阅过多少风雨,依然会鲜活如初。那或许是“忆旧情、满怀愁,梦里聚首路迢迢。”亦或许是“今日晴空多风雨,阵阵思念为情殇! 朦胧间,周月那皓齿明眸,嫣然一笑,活脱一个她死去的妈。

周月这孩子命夠苦,三岁时,她母亲因不堪赌棍丈夫凄虏而投河自尽,从小被她奶奶抚养,不久,奶奶逝世,外婆接过来。到了中学,又来到城里,住到我家。高中辍学,打工直到出嫁,都由我们张罗。虽是外甥女,恰似亲闺女,其原因很简单,全看在死去的周月她妈的份上。

这位纯清的乡下姑娘,自从我知青下乡头一天,在村口接过我行李,亲昵叫声阿哥时,这么亲昵地叫着我,酥酥软软的声音注定有了兄妹缘份。那时周月的妈妈只有十来岁,只因同属鼠,又那么单纯可爱,她和她的弟弟时常围在我身边听我讲故事,当时文化枯竭,在她那细长秀气的明眸里溢出了惊奇:世界上竞会有白雪公主、丑小鸭等色彩斑澜的童话世界。

就这样相守于故事里渐渐长大,我成了这对姐弟俩的姐夫,而周月的妈妈很不情愿嫁给了那个赌徒。

我上调回城后,周月的妈妈——吉妹时常来城到我家,她知道我喜欢吃螺丝,每次总摸点过来,就在我奔丧那天,吉妹同村的小姐妹拉着我,指着地上那只小脸盆说:“你是她姐夫吗,这盆螺丝还是昨天吉妹同我一起摸起来的,她说你姐夫最喜欢吃的。准备进城送给你。可是现在物在人亡……”听着听着,我也忍不着哽咽起来。

灵堂前,两行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泪生蒙胧处,将万般牵念摇曳,是你,用你那坦直的心与我真诚相待,让我在茫茫下乡八年烟雨里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你那纯真的珍贵;是你,用你留下一串串笑声、一声声亲昵的称呼中,那些走过的梦与痴、笑与泪,逐一在灵魂的窗口定格,在她那鲜艳的笑靥中升华。

人可以不堪被赌徒欺辱,扔下只有三岁的孩子投河自尽,但最苦还是周月这孩子,当她妈妈扔下她投河自尽那天,她眼巴巴望着愤怒的舅舅砸东西时,她抱着舅舅腿奶声央求:“舅舅,不,不,你砸坏了叫囡囡睡哪里呀?”望着甥女可怜巴巴的眼神,舅舅一把抱起周月大哭起来……

以后,奶奶领她数年后也撒手人寰。外婆叫舅舅把周月领到身边抚养着,毎逢暑寒假,我们把她也领进城,清理她那满头虱子的活也挺麻烦,我母亲很有办法,她用篦慢条梳理地摆弄头发,几天后头虱全除。暑期过后,送回乡下时,我母亲接着周月的手说:“回去你用这把篦梳头,下次来时可别带来这些虫虫来?”可是第二次带来时又是满头虱子……

沉浸于外婆、舅舅、大姨的长期关爱下,周月渐渐长大,上中学时,外婆老了,再无力留周月身边,我们就把她带进城,在四中上学。也许都是缘分,我和我女儿对她都很投缘,是的,我从来不把她当外人,视如亲闺女,无限的温暖从她心里自头顶慢慢地滋长,有一天,她突然对大姨说要改口称妈了,这突如其来的央求叫我们好为难,这毕竟她老爸还在,我们好说歹说:“你爸还在,我们无法更改关係,一个人的缘分不在乎一种称呼,叫声大姨和叫声妈,对于我们会有区别吗?心中有你比什么都好,在我们心中早把你当闺女了。”

一系列低眉浅笑的时光,总在宽阔的亲情天地里滑过,或许,岁月原本就,是一场擦肩。高中辍学,打工直到出嫁,相忘于风尘俗世,谁能逃脱得了尘缘注定?素年锦时,那些被流水滤过的时光,那些留白的尘世,就在泪水与欢笑中悄然无痕,静静走远。留下却是锦上添花的美事。

是她,听从我家的祖训,谈情说爱,守身如玉,直到洞房花烛月才落地生花;

是她,听从我家的祖训,尊老爱幼,尊敬公婆,深受公婆宠爱。婆媳间从不红过一次脸;
是她,听从我家的祖训,相夫教子,她对自己的老公恩爱不变,至始至终都保持着一颗

纯真的心,傻傻地当一个幸福的小女人,叫人无法不钦羡她的执着单纯。

看着她把自己的女儿当成心肝宝贝一样,放在嘴边不停地哄着,疼着,念着,对她的女儿,我们倒真的乐意听到周月她女儿细声奶气叫我们“外公、外婆。”因为我不愿意让这位小外女从小失去她外婆。

一位温柔浅笑,笑靥媚眼的女子,怎么也想不到却是一个不屈于人下的女强人。她被老板器重,做了四爿连锁店总管继续“扬威”, 我们的心都跟着你的激动与喜悦而欢歌笑舞……

去年清明,我站在吉妹坟前,指着旁边正在点香的周月,不禁动容地默念到:“吉妹,现在大家都好,你放心吧!”

 

【三、梦之斓】

还在六年前,我女儿和周月商量,共同为我庆六十大寿。去年年底姐妹俩又商量如何为我庆六十六大寿,不料外甥女婿——周月的老公却提出他来筹备我的寿诞。这位懂事的外甥女婿很尊敬我,一碰面总唠不完家常,今天他主动邀请我倒美美乐上老半天。

宴席上坐满一桌人,周月公婆俩来敬酒。周月公公,我叫他“老叶”,他以前很会喝酒,可现在把它戒了,今天在宴席上为我倒酒。我盯着酒杯,却深切感受到他目光中的笑意,特别那饱经风霜的脸,留下一个瞬间便不敢继续再瞧。但只这一瞬间,足够我回味重重。

今天我穿得特别帅气,全身全是周月替我装扮。记得年底她兴致勃勃送来时衣时,衣服的价格之高着实让我瞠目结舌,这价格能配得上我老头子穿?连忙打电话给周月,可这孩子却不当一回事:“姨父,不贵,不贵,店里摆得衣服比这更贵,但那些衣服不适合你穿,我才选上这一件。”她象介绍顾客似的,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嘻,穿在身上果真精神不少哩!

在饭店二楼,地方很大又没有别家,略显空旷的大屋子被热闹的氛围充斥着。白酒,鱼肉,喧笑……令我晕眩,我醉了,只是不知道是醉倒在酒水中,还是醉倒在愉悦里?看,眼泪。我闭上双眼,凉凉的,一道,从左眼滴进右眼,从右眼流出,滑落!滑落!滑落!

或许,我是个喜欢怀旧的人,寻梦,总是撑一支记忆的长篙。于平平仄仄中展一缕墨香,一颗平静心,也便远离了尘世的喧嚣,任凭悠长的心事,在阡陌凡尘中,如月光般绽放一地无语的华美……  
   或许,我倒成为一个好的记录者,太多的过往虽随烟云飘散,但坐在凡尘之上看风景,烟花灿灿,一声轻叹,指尖盈握的,却只是温馨的流年……
  海子说:“谁唱离歌,对谁说情话,给谁写天涯?”或许,文字于我,是一种钟情,也是一种领悟。其实,我不想得到什么,只因深深懂得:在文字中行走,品味心之舞,情之殇,梦之斓,才感觉生命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厚重。但对自己却总是惜字如金。
  挽一个斑斓的梦,与自然对话,与亲人相依,用心倾听亲人关爱,凝眸落日的黄昏,感受夕阳中的跃动,何尝不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快乐与感动?携一抹暖香,轻轻走过流年微凉,惟愿,此生,留下一些美好,温暖苍凉;惟愿,此生,回眸处,绕指成香。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23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