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2012-08-23 15:38:45|  分类: 云游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风雾中的飞来石

 

又是一天,雾茫茫的一天,让人打不起精神来。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今天要“拜访” 飞来石。不过路很远,又什么都看不清楚,一路上,我心里还是有点抱怨。这山路不窄也不陡,但沙石大道却有点坎坷不平,让人有点踩不稳。路过西海宾馆,此馆正在扩建,它的外墙挂着黄山的图片——那是我们向往的黄山:雪白的云海映照着金色的霞光,在雄伟险峻的山峰间缓缓流淌;千姿百态的奇松怪石,在绵绵的云浪中浮现……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只可惜,那只造孽的狮子,遮蔽了山上的一切,难怪此地叫“狮林” 呢。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路过“回音壁” ,我们,还有整队整队各地旅游团的游客,对着一片白雾,声撕力竭吼喊:“哦——吼——”。那头白雾狮像被震怕似的,知趣地让开一条口子,让开一座高大雄伟、山岚俊秀的回音壁。那峰鸣壁应,余音袅袅,真得很不错。可没过多久,雾狮看准了我们“黔驴技穷”,又遮罩了山峰,喊得再厉害,也没有让开。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又走了许久,我在一个小亭子里歇脚。这时,一阵狂风呼啸而来,雾散了,没想到竟露出一块高耸入云的大石头——飞来石!好啊,原来它就在那里。我赶紧动身,顺着一条小栈道走去。传说飞来石是单福造桥缺石,铁拐李帮他运石时发现多出一块大石头,见黄山风景秀美,才把那大石头放下,故名飞来石。事实上,飞来石是因为高处不胜寒,被狂风骤雨冰川地震风化而成。我打算沿石梯而上,没想到刚上石台探出头一阵阵狂风如同大鹏展翅,极速的肆虐着,我感觉自己要被风卷走似的呼喊着,不行啦,我要下去!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胆小的我唯有在不远处一个风景点上静候云开雾散的那一刻,让爸爸给拍上几张照片。

随后,我们又去了西海大峡谷见证了陡峭这个词语。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而这个夜晚,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恶魔打断了我们此次旅行的美好计划,它,就是海葵。

六、海葵的逼迫

这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令人遗恨终生的“海葵”,怎么就冤家路窄,跟我们这批挑好日子的倒霉鬼撞上了呢。

窗外滴滴答答的声音不断传来,可惜那白茫茫的大雾仍然不散去,原来打算去光明顶的想法,像一簇弱不禁风的小火苗一样被这扑天盖地的大雨浇灭了。一家人像囚犯似的窝在房间里唉声叹气。外公更是气得闷进被窝里。熬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雨渐渐小了,风也停了,下山的索道总算“网开一面”,逃吧!逃吧!我们不能与海葵战斗下去,我们败北了。

穿上雨披,我们打道回府。路边的水沟里,雨水汇成的急流像一条纤细蜿蜒的银龙直奔而下,细小的沙石冲起的小小波浪,成银色的龙鳞。山的那一边,气势宏伟的溪流喷溅而下。我还看到了传说中的一线瀑布的奇景。

路上我看到还有游客在上山,心里想:这些人真是不要命了,海葵昨晚登陆了黄山,他们难道不知道吗?我顺着索道观赏着台风来袭的黄山风景,悬着的心在落地后终于放下。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山上汇集的溪流潺潺流淌,但它是那么平静,没有纯水那么爱炫耀,默默无声,轻轻地流淌,哪怕踩一脚也不发出半点声音。山下形成的瀑布就没那么柔和了,它不再那么平静,形成的瀑布再也没那么柔和了,它喧声如雷,水花四溅,好像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它要远行;好像一群被雨水唤醒的狮子,一路咆哮不止,声震四野;又好似一面水墙被撞击在那块大石头上,四分五裂的碎片瞬间被激流带走了。

外公急着拍照,我快乐地踩着那路边溅起的小溪流水,啪嗒啪嗒,跳跃的水花像白色的小精灵在我的脚丫旁舞蹈,啪嗒啪嗒,小小的波浪好像丝带,柔柔地划过我的脚尖;啪嗒啪嗒,我也融入了水中……

七、水的呼唤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不是海葵台风千载难逢地光临了黄山,我们也见不到九龙瀑如此壮观的大瀑布。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弯弯曲曲的柏油山路像一条黑蛇,绕来绕去的,总算找到了九龙瀑大门。随后便是一阵轰轰巨响——龙女潭。那巨水,真好似一条参天巨龙破天吼。但这并不是最雄伟的,要是与山顶的九龙瀑比起来,那就小乌见大乌了。刚往上走走,一眼小泉水展露在我的眼前。说是泉,它也是山上雨水汇集的溪流,白玉般泻下来。我穿凉鞋直接跳进流水中,任水冲刷——水可真凉啊,凉得清爽,凉得豪放,凉到刺骨。那么清凉的水,连外公这个老顽童也耐不住性子,不顾还穿着球鞋就踩进去了,一边还说,好冰啊。有什么关系,反正雨天爬山鞋子早就湿了,还不如冲个痛快呢。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越是往上走,瀑布就越急,在水的飞溅中,一座命名为烟波桥印入眼帘。烟波桥,好名字,把大水奔腾飞玉四溅的样子形容得栩栩如生。据说前方还有一石形似龙生九子的一子——赑屃。我在桥上观望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巨石像龟一样,也许是角度不对吧。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果然,走下桥没几步,一块黑色露着胭脂红的大巨石傲然耸立在大水流中,岿然不动,它就是赑屃。不过因为水流太急,把赑屃那棕赤色的头给淹没了,而它的爪子却清晰地搁在巨大的石壳边。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经过了七七四十九,九九八十一步的努力攀爬,总算到了终点——九龙瀑。好一个龙首!九龙之首!恰好山水猛灌,从天上飞流直下的龙身,飞瀑如雪;又像两群银狼在雪地中正面交锋,你争我斗,昂首比目,不顾一切地嘶咬在一起,连它们飞溅的血也成了白色。轰吼——轰吼——散珠细雾,激起沸腾的浪花,又恰似千万条白龙,千万匹白马交杂在一起,更像一团团白雾源源不断地飘巡过来。而远望去,碧叶青石衬着一宏银瀑,让我感到宛如走进了雨中的仙境一样。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水,宜动宜静。这双性之水,不仅可以美得非凡,还是一个最棒的向导。

八、宏村,水是向导?!

外公真是善不罢休,他说既然来了安徽,就该见识见识宏村,一览誉满全球的徽派建筑。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不是已经去过江村了么?为什么又得去一个村啊?不还是看房子、看房子、看房子么?唉,晴天也就算了,可这海葵在安徽一日,雨就不停地下一日。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刚进去就是一片水中天。南湖,没什么寓意,就是这个村子里南边的湖泊。雨中南湖倒也别有一番乡村风味。朦胧的小雨洒在青色湖面上,一圈圈玉环在湖面上不紧不慢地晕开;那几只鸭子像是被人故意放进去增加情趣的,但它们并不在意,也不怕生,只管自己扭头摆尾,无拘无束地在雨中游弋玩耍,时不时“呱嘎呱嘎”叫几声,啄几下羽毛,抖抖翅膀。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雨珠落在荷叶上,越积越多,越积越多,荷叶再也承受不住,低下了头,珍珠般的水珠咕噜噜地滚落,荷叶晃了晃,又抬起了头。

宏村简直像个超级大迷宫,走到哪里都是又灰又土又古老的徽式房屋,每一条路都是积满水的青石板路,凹凸不平,硌得我的脚板都疼,一个拐弯向前望去,还是一模一样的情景。这大迷宫里正搞得我晕头转向时,总算,一盏灯,照亮了黑暗的前方——路牌,我高兴地向你跪拜!原来转圈子的地方在敬德堂附近,往前走可以到月沼了。

我们在地图的指引下,找到了月沼。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地图上的月沼,像个半月形,难怪叫它月沼呢!身临其境后,哦!月沼,水是那样的清,绿得像块宝玉。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这时五只雪白的鹅,在湖中潇洒地自由来去。它们吸引着游客的目光,同时也盯着游客傻看着。我感觉自己与它对视的一刹那也变得傻傻的了。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下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刚刚吃完午饭,我们又被困在村子里了。还好听当地人说只要跟着水流而下便可以找到出口。这条围绕着村庄的小溪流,不知从何处流进来,默默地流遍了整个宏村,流出一片美丽自然,汇集到南湖中。于是,我们跟随着汩汩细流,左旋右转,来来去去,总算走了出来。

而雨,还是下个不停……

九、再见黄山——后记

乘上了车,再一次收到黄山收费站的那个亲切可人的微笑之后,我们驶出了蜿蜒山路,上了高速公路。

这次黄山游是很好的纪念,也是很好的见识,只是天公不作美,我也没办法。我在此题诗一首:

阳光希冀化泡影,

偶遇松鼠雾云行,

海葵迫得瀑成狂,

山影之恋难忘情。

终于,最后一座山峦的影子,也在眼底消失……

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