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2012-08-23 15:37:59|  分类: 云游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

                        

 一、 启程!焦土与欺骗

 

外公一直想要再去黄山一次,终于,这个暑期,他如愿以偿,看他架势,他将直接跳上黄山,不!是直接从湖州飞上去了……

刚出发吧,那是碧里晴空,蓝天白云。那时我觉得很高的青山是那么清晰,车上,外公连晕车都不晕了,叽哩咕噜地唠叨,这时他比外婆还烦!四个小时的路程,还让不让人家睡?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哦!安徽到了?外公说完了吧,呵,刚清静些,外面便映来一片黄——焦黄色的土、焦黄色的人、焦黄色的路、连花草树木都蒙上焦黄色的尘土……那整排整排的大洋房,应该没有那么黄吧?结果,那还是烧焦了似的黄色。汽车驶过安村边,我一看,嘀咕起来:“安村没意思,干脆叫焦村?黄村?土村?呵呵……”看来,刚进入安徽界内,这里的焦黄色不仅是它们土质的表现,而且是他们所热爱的颜色,也是他们生活的色彩。

经过一路颠簸,我们到了黄山脚下一个村镇——白地镇。妈妈的朋友带我们游览了江村风景区。这地方没什么特别,就是走走石板路,看看江泽民老祖宗、数数江氏牌位,哼!我还数了六十四个呢。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风景倒一般,可妈妈的朋友可热情,这么大热天,陪我们游玩,还时不时送来凉帽、凉毛巾。中午那顿宴席,那锅正宗土鸡汤真好喝,真夠鲜哩!

谢谢唐叔叔!

住在汤口,第二天清晨,缆车把我们送上黄山。没想到竟是阴霾茫茫,好吧,我被天骗了一次——山下阳光明媚,转眼上了山竟是阴霾茫茫。还好,希望不大,失望不深。然而瞧瞧外公,本来抱着巨大希望,面对眼前都成了泡影,你可以想象他的失望有多深了,呵呵,这回别再看他那拉长的脸……

 

                           二、雾茫茫的梦幻仙境

 

刚出索道,一阵狂风像一只隐形狮子,呼呼地飞扑过来,撕扯着上山的信心,颠覆了外公的希望。

不过也算是一种幸运。虽然那些在外公口里唠叨的嶙峋怪石看不清楚,但是在那水汽雾气中蒙蒙胧胧的松树,若隐若现的山峰,,犹如在风中吹来的奇特仙境,虚无飘缈。风仍旧似狮吼、象虎啸、如一群狂奔的狼嚎,挟夹着阵阵寒意,扑面而来,吹得我直打寒颤。那么大的风竟吹不散从山底蜂涌而上的水雾,这雾时而浓缩一团,时而雾似轻纱,这可是晴天看不到的景色呀。

好吧,好吧,在北海宾馆安顿好后,去梦笔生花吧。迎着石阶而上,各种各样的树都有,什么野栎、茅栗、灯笼树,千姿百态。山路边,在那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一种不知名的小花正弥散着淡淡的馨香。路过雨伞松,我却寻覓不到所谓的“雨伞松” ,前面一大片松树都酷似雨伞,高高地撑开着。倒不如叫它“雨伞松林” 呢!

总算到了!“梦笔生花” ,哦,真的,一块银灰色的尖锋石笋在烟雾缭绕中矗立在悬崖上,那尖尖的顶上,一棵呈现莲花般的松树,从石尖上蹦出来。好名字,“梦笔生花” !真是“错把此峰当画笔,青红紫绿绘仙乡。”

再往旁边看,有人说对面那五座连起来的笋状似的石峰,就是“梦笔生花” 的笔架。可我倒不觉得:那么小的夹口,笔都架不上去,还不如说那五指山下压了个孙猴子倒比较妥贴。我觉得吧,所谓“梦笔生花” 就是梦一样古怪、梦一般奇特,让人去梦幻这奇迹般的松,奇特般的石,发挥超脱的想象力,给梦幻的松石洒上一抹迷幻的辉晕。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随后,我们一小步、一小步驻着拐杖走在迂迥曲折的浓荫夹道上。经过一段徒坡,好,到始信峰顶。始信峰,光是听这个名字,就有一种威严。始信峰、始信峰,始终令人信仰的山峰。登上此峰,我可真是“自作自受、自我陶醉。”这峰顶全是一整块岩石耸立在群山间,站在上面,到处都是花斑灰色的岩石,看不见一条路。悬崖边筑建一个悬在山崖上的望景台,胆颤地站在台上,可以眺望对面的峭然耸立的奇峰怪石,可惜漫天大雾,压根儿看不清楚。扶栏刚眯了一会儿,剎间云开雾散,对面的山峰好像一个聚宝盆稳立在丛山间,那直耸耸的岩石、石笋,却像一个聚宝盆上的精细雕刻,一个盆、一个盆点缀在始信峰周围。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山崖下一簇一簇迷雾不断涌上来,它像白色的狮子,一上来就吞没了一切。眼前又是一片白茫茫,丝丝缕缕、慢慢缠绕着每一棵松、毎一座山崖。那雾气,时而急骤抱团,时而飘逸轻纱,缠绕在聚宝盆间,若隐若现。只有像我们自助游,才有闲空在一个地方静等,等到云开雾散的刹那,见到山峰,看到聚宝盆,看上几眼好景。相对来说,跟团的人就不那么幸运,看不到好景悻悻离去;看到好景就自认幸运,真可怜!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下午要去清凉台,听说,又是一个陡!

 

三、清凉台一遇松鼠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清凉台啊清凉台,都己经十七、八度了,还要多冷呐?干脆改称寒冰台好了嘛!我一边爬坡一边唠叨着。

还数外婆精神好,一路上她唱着:“黄山风光好呀,好呀么好呀好……”她那十足的湖州土话,听得旁边游客面面相觑,听得前面老外紧皱眉头。前面就到了曙光亭,啊,光听这个名字可让人看到了曙光。

在亭里,刚想坐坐,我突然发现栏杆后,一团灰色的东西闪过,定睛一看——哇仔!好可爱的小松鼠。它,灰溜溜的,毛尖处似乎略带一些金色。肥肥的它,缩拢一对小爪子,睁开两颗黑豆般的眼睛。抖动起小小的鼻尖,后面那串火焰般的蓬松尾巴高翘跳动着,警视地注视我。我连忙掏出一包炒米,洒给它。起初,它快速后退,蹦跳来回走动,在我远处呆呆地望着我,嗅嗅空气,扑过来像一个弹弹球似的,咚咚咚地在米粒不远处,左爬爬、右跳跳。惟独不动的是它那闪着光的黑豆似的小眼睛。见我不惊动它时,它才放心地跳过来,拾起一粒米,搂在爪上,吃了起来。那尾巴高翘着,贴着背画了一个小圈。

这小东西可小心谨慎的,无论在跳跃时,还是在吃时,它那颗黑豆般的眼睛始终盯着你,只要我们有细微举动,它就向后退一下,见我们不动时,它又凑过去拾米吃。渐渐地曙光台人多起来了,松鼠似乎害怕起来,左顾右盼地看着那些如黑洞似的镜头,不敢靠近扔给它吃的米粒。但又似乎舍不得这些好吃的,于是,害羞的小可爱,像一个球似的弹到米咐近的树梢上向下看,那小眼神很无奈,也怪可怜,看得我想哭出来了。

时间一久,小可爱已经接受了这群人,跳了过来,当众卖起萌来。惹得大伙儿把果核、饼干全扔给了它。这一下可乐坏了松鼠,它一会儿跳到这边,一会儿跳到那儿。它闻闻,它尝尝,仿佛有吃不完的美味使它寸步不移,也用不着跳遍山林找吃的。可真幸福哩!

我得走了,外公已急着上狮子林去看石猴观海,一个劲地催我了。走吧,去拜望那石猴,用不着担心眼前小可爱,它绝对能吃饱,也不

担心有抢吃的,悬崖边也没有人敢下去抓它!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四、清凉台再遇松鼠

告别了小松鼠,继续向上,登著陡峭的石梯。

想想离别时的湖州,正是夏日炎炎。此地黄山却是深秋般的清凉。二十来度的气温可真夠舒服。不可这里的人们不全是享服的。在陡坡上,在山道间,总见到山下的挑夫,肩扛一根扁担,二头挂着瓜蔬、饮品或沙石,一步步艰难地挪动着。他们除了扁担还携带一根拐棍,需要喘口气时,就把肩上的重担移在拐棍丫口上。挑担上路时,他一边喘着气,一边笑着对游客说:“让让……让让!”他不想多说话,已经很累了。

每次听见挑夫吆喝声,我总知趣闪到道边让他先走。我空手爬山都嫌累,他还挑个大家伙呢!不让道行不?

休息时,老爸和挑夫唠起舌来。“很重吧?辛苦了,里面装什么呀,这么重?”

“沙石呀!”

“哦,这去哪儿呀?”

“西海那里建设用的沙石。呼、呼” 挑夫喘着气答道。

“很远呀?”

“没事,习惯了,能夠上去,这行,我熟……哼哼,都不用买门票,天天上黄山,呼哧、呼哧” 他打趣地答道,呵呵一笑,又挑上担子爬坡去了。

雾越来越浓了,什么奇松怪石尽消失在白茫茫中。在迷雾丛中,前方小亭子又有肥嘟嘟的黑脑袋在雾中隐现。那黑影一转身,一条火焰般的尾巴在雾中特别显眼。松鼠!我来了兴趣。这小家伙逃了,我扔了一块饼干,这鼠辈果然贪吃,从树丛窜出来,叼了饼干,哧留儿一下就不见了。哼,我在岩崖边石头上放上松塔、饼干、炒米,这小家伙实在贪吃,禁不住香气诱惑,探头探脑一阵子,叼去了饼干,然而贪心不足,折回来,对准松塔,干脆连包装带食品一咕脑地全叼去了。这下,也许它知足了,再也不见它踪影。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狮子山上风景很不错,虽说这头大狮子偷袭了那只正在专心致志观望云海的小猴子,把它咽进了肚子,让我们站在狮子山峰上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但是狮峰上、悬崖边遍野松树呈现立体感,随着松树层次渐远,松影越远越淡,就像一幅白雾茫茫的水墨画。山风一阵一阵扑打过来,吹走一批浓雾,虽然没有持续多久,却让我们这些催雾鬼千年等一回似的等着了。山崖边,云消雾散,临近的山岚拔空而起、剑峰千仞。峰间林涛四起,酷似群峰深呼吸,呼呼地给人一种神秘幽远的感觉。那远处淡墨色山影晕乎乎变幻着它的色彩,无意间,沉浸在最美好恬静的梦幻境地。雾起渐浓,烟雾弥漫、飘荡不定,山岚又重新沉淀磨糊起来……

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征服黄山,败北“海葵”上篇 - 天上辰龙 - 天上辰龙

可惜,石猴始终在雾中沉没,不见踪影!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