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网易考拉推荐

端午同岑图(原创·散文)  

2012-06-20 08:50:05|  分类: 小城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真爱这一篇好的故事,趁碎影还在,我要追回他,完成他,留下他……”

摘自:《好的故事》·鲁迅

端午同岑图

 

听见端午渐行渐远的声音,不由低吟起老舍《七律 端午》:

  “端午偏逢风雨狂,村童仍着旧衣裳;

  相邀情重携蓑笠,敢为泥深恋草堂;

  有客同心当骨肉,无钱买酒卖文章;

当年此会鱼三尺,不似今朝豆味香。”

记忆的线条宛如亲吻身体的脉络似的,陈年旧事如一曲缓缓老歌单曲循环播放,浓墨重笔在心间,又轻描淡写在眼前。孩提时那一抹抹模糊的记忆,淡淡的弥漫孩童那纷红色的回忆:        

家门前那一束艾草,铺青迭翠;街巷里一串串粽子,馋涎欲滴;江河上一艘艘龙舟,百舸争流。
尤其那长长的五彩花线连同一种朴素的思想,纯洁的情愫,融入浓浓的端午粽香,飘进儿时的记忆与眷恋……

孩童的我是在同岑路上度过的,五十年代的同岑不美,但同岑的故事美。五十年代的同岑不美,但同岑路上的人美。

浅夏,染了一条街池。在这条满目入画的诗意里,我却生活了十八年了,习惯了小街的凹凸不平,习惯了青石板路透过布鞋渗到脚底的丝丝凉意,唯有那记载着端午同岑图,它随着历岁月老人深邃的目光里,将更在淡然中远去而依依相惜……

端午的清晨拉开同岑路的序幕,老街的石板被岁月的足痕打磨得锃亮,满眼古色古香,那房屋额枋上的“卢永年刻字店”、“ 邹家汤团店”、“ 万生衣庄”等招牌素面朝天,铺门板都是有些年头的木质材料,连柜台也磨得溜光。尽管今天是端午,店里或许掌柜正在饮茶,或在吃早饭,既无喧哗,也不喊叫,又清清淡淡,慢条丝理,与其说是在生意,不如说是在生活。

端午前几天,我老往街斜对面的“ 邹家汤团店 里跑,这倒不是蹭几只粽子吃,在那里被融入浓浓的端午粽香里,随风悠悠飘散。那感觉真好。干活时尽管邹师母一直驱赶我们这批屁娃们,但我们却象一群苍蝇,赶也赶不散。

邹伯伯还是一声不吭,只是把粽叶放在盐水里浸泡,算是杀菌,再洗干净;邹师母很麻利地把糯米盆搬到二条长凳上,她坐在一旁开始包粽子。我站在小凳上对面,只见邹师母娴熟地把两片粽叶很艺术地用手一转,转成漏斗状,塞入早已卷成空心的左手里,在漏斗状的粽叶里放入糯米,用右手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并列,倒过来去撞压几下左手的糯米;灌入两次糯米后,就要放粽子馅了;粽馅有:红枣、栗子、豆沙、花生、芝麻、葡萄干、鲜肉等;不过,馅的品种全靠邹师母来调剂,有时裹单一的馅,有时是裹两种馅,有时是几种馅;放完馅后,再装两下糯米,再撞压两次,用线扎捆好。所以,邹师母包的粽子粘而劲道、大而丰富,好吃!

看着已堆成小山似的粽子,我扑扇那双迷惑眼睛,对着汗珠涔涔的邹师母,好奇地问道说:“邹妈妈,您卖得粽子为什么比人家要大?”邹师母拍拍我脑门,笑着说:“我喜欢哦!”我也瞎附言:“我也喜欢。”

“卢永年刻字店” 门口围着一群屁孩,刻字店老板卢伯伯正用那刻章的手精心雕刻起那批屁娃。

画额,时下端午节,人们以雄黄涂抹小儿额头已成为江南习俗,可云驱避毒虫。卢伯伯用蘸满雄黄酒的毛笔,按个在我们毎一个小儿额头画“王”字,那王字在雕刻家笔下倒显得虎虎生威。据说这“王”字:一借雄黄以驱毒,二借猛虎以镇邪。卢伯伯却不是等闲之辈,他边提笔描王,边晃脑低吟曰:“虎者阳物,百兽之长也。能噬食鬼魅,……亦辟恶”

今天的屁孩们可神气哩:头戴老虎帽、腰系老虎兜,大人用简单的以五色丝线合股成绳,系于孩屁臂膀;在五彩绳上缀饰金锡饰物,挂于孩屁项颈;五彩绳折成方胜,饰于孩屁胸前;额前画王字,腰间系香袋,背插菖蒲、艾草、野蓬,活脱山外小野人。这批小野人满街乱窜倒成了他们的世界。他们的欢声笑语使沉寂的同岑路老街越发的灵动,更蠢蠢欲动了。

我家对面的香烟店的王妈妈这几天总蹦着脸,爱不搭语地闷坐着。这几天左邻右舍总夸我妈醃的灰鸭蛋比王妈妈醃得好。是的,往年每次吃王妈妈醃得咸鸭蛋都赞不绝口:王妈妈咸蛋的特点是质细而油多。蛋白柔嫩,不象人家那样地发干、发粉,入口如嚼石灰。蛋黄是浅黄色的,这叫什么咸鸭蛋呢!而王妈妈醃得咸鸭蛋,用刀将带壳切开,或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每次端午一早,鸭蛋煮熟了,挑淡青壳的,拣形状好看的,装在络子里,挂在大襟的纽扣上。鸭蛋络子挂了多半天,什么时候孩子一高兴,就把络子里的鸭蛋掏出来,吃了。端午的王妈妈醃得鸭蛋,新腌不久,只有一点淡淡的咸味,白嘴吃也可以。

还在初春时分,有一天到王妈妈香烟店闲逛,在烟摊下,只见王妈妈在一只缸甏边鼓捣些什么。我摄手摄脚走了进去,见王妈妈从那只缸甏内掏出一块块咸肉后,用草木灰、黄泥、烧酒逐一倒入缸甏内搅和,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鸭蛋放进去,用沙袋把缸甏口捂得严严实实。哦,王妈妈在醃咸蛋。她发现我在身边,大吃一惊:“咦,你这个小鬼头吓我一跳!”“王妈妈,你在缸甏里放些什么?”“是醃咸肉的卤……”当她发现她说漏了嘴后,赶快堵着我说:“小鬼头,别在外边多嘴瞎说!”哼,搞得神神秘秘干吗?我回去告诉了妈妈,妈妈照王妈妈醃的方法醃了一缸咸鸭蛋,分享给四方邻居。果真与王妈妈醃得咸鸭蛋一个味——绝了!

当妈妈把醃的办法告诉了大家后,我只见王妈妈灰着脸,朝我狠狠叮了一眼,吓得我躲在妈妈身后,不敢再朝烟摊那边瞧一眼了……

《诗经》里说:“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艾蒿在祭祀眼里,无绚烂妩媚的浮华,只是在朴拙清雅神台上静坐,记得儿时身上起了小疙瘩时,妈妈就用乡下坟亲生财伯伯捎来的晒干艾蒿熬成水,搽擦痒处,沉到之处尤如神手拂过,一觉醒来,疼痒全除。

“手执艾旗招百福,门悬蒲剑斩千邪”。

端午节家家在门口挂艾草、菖蒲(蒲剑)。通常将艾、榕、菖蒲用红纸绑成一束,然后插或悬在门上。每年端午前几天,我家坟亲生财伯在进城挑柴卖时,总采集艾草、菖蒲捎给我们,这位忠厚淳朴的庄稼汉与我们特别有缘(文革时曾下乡落户到他乡,后来成了他女婿),平时挑柴进城卖不出去,或进城歇脚时总来我家坐一会。我父亲也是个老实巴交一个,他俩在一起倒无话不说。他送来的艾草、菖蒲分别给了邻居,街坊邻居给了他一个雅号,叫“送瘟神”,他听了后笑得脒起眼,倒觉得很可爱!

已到了隅中时分,这条本不喧闹的老街倒升起袅袅熏烟,那是家家户户街门口放置一个盆,内装干蚕豆壳,点燃后洒上雄黄,旋即一股氤氲的中药味飘入鼻孔,带着淡淡的清香,沁入肺腑。初初只是薄薄的一层,婉若轻纱,慢慢的,在袅娜生姿的炊烟中,整条街就都笼罩在若隐若现里,拉车的吆喝声,那一声悠远的叫卖花声依然悠悠长长,还有响彻在房屋角落里我们捉迷藏时的喧闹声。偶尔,还能听见玩伴们的哭声,整条老街顿时像是漂浮在烟岚之中,随着夏风吹动,摇曳作态,象牧野笔下的海市蜃楼的再现。

端午的中餐数我家隔壁永发套鞋店极为丰盛,这个干瘦的老板时生伯也是个美食家,他家端午节除了吃粽子,菜肴必须备有“五黄六白”,五黄,即黄鱼、黄瓜、黄鳝、雄黄酒,还有雄黄敲扁蚕豆;六白:豆腐、茭白、小白菜、白条鱼、白斩鸡和白切肉。在时生伯眼里:吃了“五黄”,便可辟邪。

说到江南的端午,无法不提及白娘子和许仙。端午佳节的一口雄黄酒,让美丽的传说骤起风波。这美丽的故事盖过了端午节的一些风俗习惯。每当端午,湖州兴业场,免不了几家曲艺和地方小戏逢场作戏,几场“白蛇戏”,仿佛就是为了心中那个久难释怀的梦。一个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掌伞归来,白娘子的一番尘缘,为了爱情可以水漫金山,可以困锁雷峰塔数年的蛇妖,在天地间写下了哀怨的一笔,我想《白蛇传》最好结局:在遥远的镇江那边,许仙和放出来的白娘子开个一爿药铺,他们的热情和笑声,所有镇江人相信这药铺绝无一帖假药!

酒饱饭足后,穿过老街往西便是人民公园。大元宝树下,两头排着青石板凳。一簇人正围着子荣姐唱戏,这位子荣姐是我家斜对面的邻居,她的歌很好听。在学校里出类拔箤。今天她时而快时而慢,时而低吟时而浅唱。那行云流水般的唱腔、那清俊秀美的扮相,那秀逸洒脱的台风,似一阵清风拂过我崇敬的眼眸,许仙的哀怨委婉、白娘子的缱绻温柔,在子荣姐的举手投足的缠绵中。倒别是一街情,悠然人画…… 

夕阳西下,那伴着袅袅升起清风,吹散弥漫半天的氤氲的中药味,清静的店铺、店里的人也渐形渐彰显出古意。街镇,民风,老街,故人,古意,宛如在渔家傲· 宋欧阳修的曲中央里飘然渐远:

“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叶里黄骊时一弄。犹瞢忪。等闲惊破纱窗梦。”

同岑是美的,但愿老叟笔下的端午同岑更美。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