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孝之趣  

2011-08-18 09:52:58|  分类: 随想点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孝之趣

 

     妈妈遗训:“做人应该老的象个老、小的象个小。”意思是:做长辈应该做出长辈样子来爱护小辈;做晚辈应该做出晚辈样子来尊敬长辈。                                                                                                             ——题记

                                                                                                                

 一):酥糖

古往今来,中国人非常注重一个孝字,然则“笔墨江南、清丽湖州” 更尤为突出。古代流传这二十四孝故事中,孟宗哭竹冬生笋、郭巨埋儿天赐金相传就出自孝丰,这也许把孝丰看作 “孝子故里”的渊源所在罢吗?这种感觉,湖州人常为之趋之若鹜。早些年间,湖州人总爱把震远同生产的金钟牌玫瑰酥糖作为尊敬长辈、馈赠亲友的送礼佳品。因为那时用方型草纸把酥糖包叠成砖头状,湖州人管叫它“草纸包” 。那里面酥糖,是当时湖州老人最爱吃的名点呢!那时我还小,可特喜欢吃这包金钟牌玫瑰酥糖。咬上一口,入口细而腻,爽口易化。特别那个“酥 ”, 小包装里四块块形端正,松而不散,上口酥松,回味油润。那时我喜欢用手拎起这种玫瑰酥糖一端,那长长麻酥条连到底,弥散幽幽麻花清香着实陶醉一番,听说做这道工序技术性很强,老师傅都把这一环节为保密的部分,乃是玫瑰酥糖成败的关键。

可是家穷,到了过年也舍不得买给我们吃。妈妈只是买上一包,每年大年初二,她带上我们兄弟三人,拎上唯一的“草纸包” ,到爱山街一座小宅里看望我们称她“好婆” 的一名长者。那好婆亲切、慈善,她见我们大年初二就来访,特别高兴。拉拉我的手,摸摸我弟弟的脸,拍拍二哥的头,不时嘘寒问暖。最后拉住我们的手,撇开上前阻栏的妈妈,拆开刚送给她的“草纸包” ,分给我们兄弟三人,毎人一包酥糖,自己也拆开一包,婆孙共席一处,美滋滋吃了起来。这时也是我仨兄弟最快乐的时刻,当我们饥不择食地吞咽那块入口细腻,爽口易化酥糖而弄得满脸全沾上屑子时,好婆见状却笑得合不拢嘴来……

“在孩子的嘴上和心中,母亲就是上帝。”我们在妈妈规范下,懂得“首孝弟,次谨信” 的做人准则。

二):月饼

时序易过,再过一个月,晃晃又到了中秋,岁岁月圆,月月月半,道不尽心底零零整整的牵绊,任月色似水,禅思落定,咀一口苏式月饼,独守一种甜味,又坠入明月几时有的虚妄,

堪称江南水乡才子佳人的饼食版本——苏式月饼,如今湖州老百姓最钟爱是布厂月饼,也许它皮层酥松,色泽美观,馅料肥而不腻,口感松酥,价格也不贵,是湖州市区苏式糕点的精华。前天女婿特买来十只布厂月饼,今夜,我独自一人,捧着月饼,在月光中迤迤品赏、踏月,茫然,一如晦月,幽深了心海,搅碎月影,心随月移,静静的流向西方……。

我小时候总是盼望着中秋节的到来,这倒不是中秋节那又圆又大的月亮,而是因为那一天我妈可以从苏州回家,一家可以团聚一堂,吃上月饼了。因为自打幼小时老妈就离家到苏州振亚丝织厂工作,一年只有逢年过节回来一次。记得有一年,中秋、国庆碰在一起,一进入农历八月份我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算,盼望着那一天的到来。当把妈妈接回家后,我和我弟弟从床底下捧出一只铁盒子递给妈妈时,铁盒子里零零散散躺满全是分币角票,那是兄弟俩大半年里省下来的零化钱。当然大部分是早点钱。妈妈把我俩搂在怀里,半晌说不出话来。弟弟用手摸了摸妈妈的脸,直嚷着:“妈妈,快去买月饼,我要吃月饼。”

当天,月色如水、亲情浓浓。我们弟兄三人围着妈妈身边,亲昵地听妈妈讲她厂里所发生的故事。大家叙家常,谈天地。而父亲总永远是那样笑眯眯地独坐一边听我们海阔天空地聊天。

当我又提起了最喜欢吃月饼时,父母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在那个时候能够吃一块月饼确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尽管那时的月饼品种贫乏不象现在这样让人眼花缭乱,但即使那种百果苏式月饼对我而言也是一种极大的诱惑。大半年攒下的钱只能买上三只月饼,妈妈把三只月饼分给兄弟仨,二哥比我懂事。便把属于自己的那个月饼掰开一半让父亲吃,父亲推让给母亲,我看了看二哥,也照二哥样把月饼掰开一半让妈妈吃,老妈推让给老爸……正沉浸在幸福中时分时,我突然注意到母亲嘴里含着的一口月饼其实已经咀嚼了很久了,不肯咽下去。

“妈,月饼是不是不好吃啊?”我不惑地问一声, “没,没有啊,妈吃的香着呢。”母亲一楞慌忙说:

“妈,不好吃就是不好吃,为什麽还要强迫自己吃?”我有些急了,毕竟我难得在中秋节与妈妈团圆,我和弟弟自开春以来就打算节蓄些钱来,到中秋节买月饼吃。真不愿意在任何细节上有让父母感到不如意的地方。    

“别,别,妈真的喜欢吃啊,不信你问你爸。”妈妈哽咽回答道:

我把疑惑的目光转向了父亲,爸爸也随和说:

“哎,月饼确实是好吃,只是、只是你妈太心急,噎住了。”

母亲自言自语地说,并极快地用衣袖拭拭了眼角。她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我的眼睛。当时,我没有理由也不忍心再问下去,只是悄悄地咀嚼那半只饼,慢慢地咽了下去。

三):拐杖

稍纵即逝,瞬间我也即将步入“耄耋” 年代的老人了。当儿孙环绕在我膝下享受天倫之乐时,我发现:在我儿孙身上,我母亲遗训却演绎出别样的灿烂:孝敬父母要的是一颗心去陪伴,他不需要奢侈,钱在他们眼里够生活所用就行。平时,一个小小的问候,一个甜蜜的吻,一个儿时的撒娇就行。外孙女小小不是说过吗:“外婆一生气,我只要一撒娇,她的气全消了。”

说起外孙女顿觉得神采飞扬。由于她爷爷奶奶在外地,她一直在我们身边带大的。一晃眼,还仿佛这是一个昨天,如今小小成了小学生四年级学生了,如今的小小呀,脸盘白白净净,眉眼清清亮亮。一笑起来,嘴瓣儿像恬静的弯月,说起话来,声音像黄莺打啼。她再也不是个唯唯诺诺的小女孩了,开始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看法。她对我们可好呢,整天围着我们,讲那些学校里的新鲜事。

五月底,我被餐桌上的玻璃砸伤了,腿肚子上划了五厘米长的大口子,在医院里缝了十来针。在前往打滴路上,我正起身步履蹒跚走时,和我一般高的小小主动亲昵地把我的手搭在她肩上搀扶我缓行。她的一手扶着我的腰,另一手还拿着一盒餐巾纸,那盒餐巾纸还在当我刚扎伤时,她慌乱时拿上准备随时为我止血的。在她的牵扶下一步一踉跄的走。走不了一会,她停了一会,对着我轻声地说:“外公,你疼吗?慢慢地走,疼的话,尽量靠在我背上,这是你称心的小拐杖呀!”那轻柔的语言,言之深切,就像是同一个熟睡的婴儿在说。

一根称心的小拐杖,仿佛是一根定海神针,从那忽闪眼睛里,我看到了一种稚嫩的坚定!突然间,我发现小小懂事了,她已不再是那个缠着我买玩具,走累了要我背的只知道幸福的孩子。如今我搭在她那稚嫩的肩上,我感到无比幸福……

记得中央电视台的一则公益广告:一个小男孩,吃力的端着一盆水,天真地对妈妈说:“妈妈,洗脚” 。恍惚中,那个小男孩变成了细细的眉毛下闪着一对亮晶晶的大眼睛的小小,她轻声地对我说说:“外公,我是你称心的小拐杖。”此刻,我眼里却有晶莹的东西在闪。或许,我对于浪漫定义的太浅,最浪漫的事,是你在最艰难的时候,有相依相偎的情,这根小拐杖就是我心中的白云蓝天般的精神世界。真的,小小,外公的小拐杖,真希望你健康快乐地成长,把这根小拐杖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也许是我外公的唯一的祝愿!

四):白莲

能不能,借一把天梯,让我把无边无际的思念,送到天堂?我只想,画一颗心,写一段思念,轻轻的,放在妈妈的身边。而今天无法释怀的日子里,在俞家漾莲池边,无比虔诚地把我要说的话,一笔一划地、认真地写下来。我只想,画一颗心,写一段思念,再记下无法释怀的眷念,折叠成一朵一朵的纸莲花,放逐在池中,让这些带着浓浓情愫的雪白莲花,同池内真白莲融和一起,把所述无尽心语,传递给安睡在天堂的妈妈:

 妈妈,您在天堂还好吗?您知道,我有多么、多么的想您!

 妈妈,在你遗像边供上四只布厂月饼,这是你最爱吃的,是你没见过面的孙女婿特买来孝敬你的。

 妈妈,在你遗训渲染下,如今你这个最疼爱的孙女常和我们在一起。一个赤诚忠厚的孩子,在心底向我们许下“孝”的宏愿,也许是一处豪宅,也许是一片砖瓦;也许是大洋彼岸的一只鸿雁,也许是近在咫尺的一个口信;也许是一顶纯黑的博士帽,也许是作业簿上的一个红五分;也许是一桌山珍海味,也许是一只野果一朵小花;也许是花团锦簇的盛世华衣,也许是一双洁净的旧鞋;也许是数以万计的金钱,也许只是含着体温的一枚硬币……但“孝”的天平上,它们等值。妈妈,你说,你孙女儿说对了吗?

妈妈,我幸福地告诉你,如今,你这位饱经风霜的母亲正与一群孝顺子女正在演绎着人间真情。那情那样浓郁、那般温鏧……

妈妈,如果,如果还有来世,我们还当母子,当永不离分、相亲相爱的母子,好吗?

 纸莲花上,承载着我刻骨的思念,诚挚的祝福,可是如今的妈妈,你果真还能看得见、听得到么?农历七月十四,是民间传说中的鬼节。而我,心里很渴望,真的会有这样的一个鬼节,让安躺在天国的灵魂,飘到凡间来,望一望抛不下的亲人,收一收无法停息的思念。而这个想法,终究是自欺欺人罢了。人生常常就是这样,一转身、一放手,不是天涯海角,就是碧落黄泉,再也无路可通了。但相信:“做人应该,老的象个老、小的象个小。”这母亲那永不消逝的遗训却畅通无阻。至少我家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