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网易考拉推荐

【修正版】有一种背影,在瞬间永恒(原创)  

2011-06-18 07:31:35|  分类: 追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父亲颤颤悠悠,弱不禁风的背影,我感受到岁月蹉跎,时光的无情。如今,我也变老了,父亲却离开我近二十年了,父亲节前夕,睹图思人。今把去年二篇博文汇集一处,重新整理一番,乘父亲节前夕,夏风吹来,轻拂过我的脸颊,带来絮絮沉思,晨雾下,雾茫茫……

——题外话

 

                                                                    【修正版】有一种背影,在瞬间永恒

 

“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朱自清在他的《背影》中曾深沉地写他父亲背影,使其懵懂的心灵泛起爱的涟漪。当我从我二哥那儿拿来一张父亲背影的照片时,看那颤颤巍巍的背影,我的心都碎了。那是二哥朋友送给我二哥收藏的,喜欢采风的那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在府庙还没有拆迁时拍摄的一张采风照片,无意中把我老父亲的背影摄入进去……

【修正版】有一种背影,在瞬间永恒(原创) - 老外公 - 欢迎,欢迎!!

 

看着《背影》中的画面。破旧的府庙前不知不觉中浮现在我眼前晃动,那是我养息生计的地方,旧时的湖州府庙,既是宗教和祭祀活动的场所,也是人们的娱乐场所。那里曾御祭湖州城隍神。一年四季不断有江湖艺人(戏剧、杂耍、魔术等)来此演出;四厢也有各色小吃和零售百货,星相卜卦、测字算命、中医伤科、摊贩。不知经历多少风霜摧残,到今天却成了这般模样:年代久远摇摇欲坠的四面城隍庙楼已住满最底层的居民,那正殿己被街道玻璃纤维厂占领,排出的污水连旁边水井的水都变灰白色了。夏天污水横流,蚊蝇滋生,房屋漏雨,潮湿霉变;冬天垃圾成堆,落叶遍地,房屋四处漏风,苦不堪言。

这时的父亲,也许正遵我妈妈的指令到府庙里的茶楼处去泡水。只见他一手提了二壶热水瓶,一手总习惯撑着后腰间。 父亲的背脊更弯了,如那弯曲的弓;父亲的头发更稀白了,如那荒野上的杂草,根根缠丝。霎时,我的眼前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泪水模糊中,不时浮现出一个瘦瘦的脸膛、清癯的面庞,走路急匆匆的父亲形象。父亲在我记忆里,就像我喜爱的一本书的主人公形象,伴随我生成长的历程,不停的飘溢在我心头,让我翻来覆去的品读。这就像长久品着一壶老酒——搁置太长时间,尽管涤去浮世的尘嚣,滤出还是一杯澄澈透明的浆液,愈来愈泛出浓浓的醇香了。那颤颤巍巍的背影,写满了父亲一生无言的痛楚……

他为人淳朴善良,不善言谈。他总把不快的心情埋入心底,是一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老百姓一个。当我还不到七岁时,生活所迫,母亲就离乡背景到苏州工作去了。生活的照料全让这位老实巴交的父亲担起来。为生活,他支撑摆小人书摊,邻居章阿三欺负他老实,他的糖果摊几经蚕食后竟占据我父亲书摊大部分店面。本来惨淡经营的书摊更加雪上加霜,但他从不怨言。我们的日子总是紧巴巴的,从开春莱饭开始,马铃薯饭、豇豆饭、包莱饭......什么蔬莱上市,我们吃什么饭。有一天父亲见我们弟兄三人实在可怜,他买了一条小白鲢,烧碗红烧鱼放在饭桌上。我和弟弟高兴地又蹦又跳,竟把这碗红烧鱼打翻了。吓得我俩直呆呆地望着地上的这碗红烧鱼,不知如何是好。父亲见这碗红烧鱼打翻了,好不容易弄来的呀,他没有打我们,也没有骂我们,只是把自己的头往墙上撞去......吓得我弟兄俩抱着爸爸的双腿哇哇地大哭起来。

     他喜欢喝点酒,偶尔抽根烟。我和弟弟最快乐的时光莫过是夏天的黄昏,在人民公园的大元宝树下,早早抢座那块石板凳了。我俩依偎在老爸身旁,凉风习习拂过,静静地听父亲讲述包公的“落帽风”故事。一段讲完后,父亲带我们逛一圈街(那时的湖州街中心也就是一个蟹墩子---一圈街)。偶尔他也会从他身边排出几角来,到冷饮店里吃一碗多样汤。那冷冰冰的甜甜的,杂夹浓浓的父爱,那个舒服劲哦,甭提了!

     在家里,老父亲平时不善言谈,就是在过年时,妈妈来家过年。我们弟兄三人围着妈妈身边守岁做顺风圆。大家叙家常,谈天地。而父亲总永远是那样笑眯眯地独坐一边听我们海阔天空地聊天。

     等二老退休回家后,爸爸总言从于妈妈,说实在妈妈做事一丝不苟,老爸做事糊塗了事,平时父亲总依从妈妈。他俩难免有些磨擦。老爸别看他老实,忽悠老妈他也有一套。平时妈妈喜欢干净,她烧好水总逼我们每天睡前洗脚,可老爸不那么讲究,不顺从妈妈又不行,几次他把洗脚毛巾打湿后挂上,说脚洗好了。我问老爸:“你干吗不洗脚?”他说:“脚很干诤,不必要天天洗脚,骗骗老太婆,图个安端,图个安端......”嘿,老爸这次可不老实了。

     想起父亲,在我的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他那有些微驼,瘦小的背影。父亲一生勤奋,为了子女,自己一生没有好衣好饭,也没有好酒好烟,他总顺从母亲,默默的就象一头老黄牛那样辛劳的耕作,即使再苦再累,我从来也没有听见他说累说苦。在我心目中,最震撼人心的莫过于父亲在母亲逝世时,当送别母亲的灵车启动时,在十字路口旁边的大树下,一直默默注视送行的父亲,突然双膝跪在地上,他用这样的举动和方式与自己朝夕相处的老伴送别,寄托自己对老伴的哀思。在场所有的人都为之震动!爸爸啊,你的一生对老伴所表达的爱竞是那样无言的,持重的,沉稳的,平和的。过去,我们总感觉父亲对妈妈总唯唯是命,今天忽然感悟了,原来父亲对待母亲会是那样细腻,真诚,不加掩饰。这种爱,就如同滴水一般,持久、永恒、坚韧。我想,这就是恩爱夫妻啊!

父亲总是很沉默。他不像母亲能感性地将温情传递,他的爱总是很深沉。那熟悉的背影又把我拉进那酸楚的回忆……

那是一个锣鼓喧天,红旗招展的欢送知青下乡的噪鼓的严冬时代。我吃完妈妈的炒年糕后,愰愰地跟随欢送队伍赶到了乡下。在村口鞭炮硝烟的迷漫雾中,一个枯瘦的身躯背影浮现眼前:父亲站在土堆上,幽深的双眸默默地目送着我被前拥后簇地进了村庄。他那样慈祥,那么无言,只是微微提高手势向我示意。

父亲总是无言的,他把心中的情感总埋在无言中。对我妈是这样;对我们兄弟也是这样。今天他早就无声地顶着撕洌的寒风,徒步好几里来到我插队落户处--中庚村,静候我的到来。

来了,到了,见了面也没有说话。只是用颤微的手在我脸上抚摸起来,那脸神似乎忧戚,又似乎坦然;抽搐的两腮,深凹的眼窝里噙着泪花,对视着老爸那无助的神态,我只是把他那瘦弱的双手握得更紧了……

夕阳西沉,冬天的太阳不是十分耀眼,朦朦眬胧地被一层薄纱罩着。要和送行的父亲告别了,夕阳的余辉把送别的父子俩的身影拖得很长很长。两人无声地走在村口的公路上。               

“我走了,别再送了,中午的年糕带来放在侉包里,你自己去吃吧!该用的就别省着,想家的时候就来家,我走拉!”

父亲走了,又回过头:

“安心住下吧,好在坆亲施家是个忠厚人家,别多想了,要天黑了,快进去吧!”

“爸!”

我想说却说不什么话,只是拼命的点头,呆呆站着,看见父亲越走越远,他的背影也愈见模糊了,直至背影消失在团团雾气中,我终于忍不住失声哭出来了。

那夜我头一次在异乡无眠了。坐在空荡荡的小屋里,这是生产队安置我一间农屋。墙角支搭一眼小灶,旁边小桌上放上一颗大白菜和一瓶酱油、盐之类的生活用品。我坐在用竹榻支撑起的床边,独守一盏油灯。那油火一闪一闪地映在我无助的脸上,我对着鬼火般的灯火,苦楚地想我的命,想我的途,更想我的爸妈,想那递给我年糕的一双颤微的手和那个艰难行走的背影……泪水已溢满了我的眼眶,模糊了我的双眼,也模糊了我眼中父亲的背影、母亲的手。望着黑洞洞的空间,我想挣扎,想透气,想大口喘气……然而全然无助和无奈地将要去面对快要天亮的世界。

朱自清先生的 《背影》,把父亲对孩子象大山一样的、深沉的却不善言语的爱,直指人心。当我把视线移开朱自清父亲的背影,眼前浮现的,却是那张照片上我父亲的背影和“站在土堆上,幽深的双眸默默地目送着我被前拥后簇地进了村庄、只是微微提高手势向我示意”的那个身影。看到照片上父亲的背影,思想茫然而眼睛朦胧了,像朱自清一样,心酸了。朱自清是这样掂记他父亲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而我在晶莹的泪光中,却看见佝偻的脊背、手微微支托在后腰间、步履蹒跚地行走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在梦中与他相见!

“一帘哀思无从寄,却话初夏夜雨时,”每逢父亲节来临之际。一瓣心香,一抹素白,掠过雨的薄凉。一片雨花,一剪寒雾,飞向天堂的远方!爸爸,天雨寒凉,幸好天堂不太冷,有妈妈相伴,天堂里没有悲伤!爸爸,我知道!天堂想必是佛光普照,桃花朵朵,盛开着儿子遥寄给您的最美丽的微笑,装满了子女遥寄给您的最深情的祝福。你在天堂里开心地笑过吗?你一定笑得很好看,是的,爸,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