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网易考拉推荐

清韵·龙溪港(原创)  

2011-05-08 06:15:28|  分类: 小城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韵·龙溪港

         只因湖州晚报一个消息:“清韵·龙溪港,东龙溪港航线己试航。”它从项王码头经城北水闸、大通桥、老潘公桥、新华桥到毗山水闸。这航线穿行在已经消失的米行街、牛舌头和新建的潘家廊中,看东西两苕溪引来的水,有一份清澈,一份碧绿,一份湛蓝,流动着婉约的柔情,如吉它弹奏出的悠扬之声,渲染出一种宁静祥和的生活意味。就在这美的氛围中顺水而下,款款而行,心情何等恬静坦然。寻找那些善良和美丽的传说,寻觅心中神往的那一方纯静与灵致,也许从那灰色的记忆中追朔淡去的苍老的驳岸、深深的庭院与葱郁的小河之景组成了一幅和谐的水乡风景……

         怀揣一种神秘的向往,五一节,不顾那燥热的空气,踩着阳光漫射的影子,我,寻觅而来。

        然而,因近日少雨,水位枯竭,加上潘公桥附近还在施工,这航行暂停。还好原先还有一条龙溪港航线还在航行,它从项王码头经城北大桥、日月大桥、港湖大桥到南太湖大桥,原路返回。冲着本市民四折优惠,购票上了画舫,开始清韵·龙溪港

   一、

  记得,湖州市歌谣、谚语卷中有一首“游南山” 长诗,她,一个住在机坊港的少女三娘,曾约情郎乘小蓬舟游南山,“两人移步下船舱,船公手把竹篙撑,一篙撑出橹来摇,一摇摇出机坊港……”柳堤绿水间的湿意,伴随着缓缓而过的足迹,留下了一份醉意的坦然。那时,三娘与情郎携手,用心灵相通的密码,完成一次完美的旅行。

       如今,我也来了,在一个阳光漫射、空气燥热的下午,一家携带着沉甸甸的思绪,来到了龙溪港,亲近这一条古老的河流。

       乘船游河的行程开始了,我们从项王码头登上这艘豪华的游船上。坐定后,端庄的船娘递来了暖茶。端倪那船娘,她那湖水般清澈的双眸总注视着每位游客。她们一会儿向游客指点注意事项,一会儿又环顾游客表情,给游客递茶端水,那微笑始终没有离开她那漂亮自信的脸蛋。

      待客频频而至,游轮开始起航,岸边顿时白涛涌起,水波拍岸,一艘游轮缓缓驶离码头,在碧绿的河水相映下,一道别样的风景装饰了河面。

    看船儿在碧波万顷的河面上犁出层层白浪向前挺进的纯美与壮观。看开阔的河面上那远远近近、深深浅浅、大大小小、朦朦胧胧,千姿百态的群楼、大桥、堤岸、叠翠峰峦的仁皇山、弁山,散发出春景的清新与浪漫。我陶醉的心随着船儿向前游走,

     新塘港的河水真绿啊,绿得像一块掉进水里的碧玉,又像一幅巨大的水绿绸缎铺在水韵之间。那盈盈水面,轻抚拥抱过往的船只,把浓郁的绿意,把春的味道泼洒在河间,揉进游人的心海。

   新塘港的河水真静啊,静得像美丽的姑娘在午睡,而那绵绵的阳光轻柔地洒在她婀娜多姿的身上。那是一种怎样的静谧!我仿佛听见两岸的柳枝在风中曼妙的轻呤,似乎听到绚丽的春花竞相的绽放。

     新塘港就像一幅浓淡相宜、恰到好处的水墨画,在一路不断铺展的画卷中,远处仁皇山、弁山层峦叠嶂,蜿蜒飞动,争奇竞秀;长岛内翠竹萧萧,柳树婆娑的碧波竹影;一叶画舫划入碧空,任由碧水悠悠天际流;鳞次栉比的小区楼群、四座大桥自横港面……正所谓:水在画中淌,鸟在画中鸣,花在画中香,人在画中游。多么醉人的山水田园风光!倘若陶渊明在世恐怕也会惊叫道:好一个山水画廊,好一个隐者之居,好一个世外桃源!

     二、

    我站到了轮船前沿,贪婪的心想饱读这诗情画意般的美景。在清天碧水之间,游舫内,人们坐在宽敞舒适的座位上,一两个依偎船舷切切私语;两三个依廊巡望,赞声连连;四五个竟相摄影,嘻嘻哈哈,各种姿态百出。外孙女小小和船仓内当认识一位上海小姑娘,带着童妍的欢乐,奔跑在前舷后舱,她俩那纯真的笑声,飘荡在空旷的河面上,久久地,未曾散去。舱内餐桌上我们放满了各种零食奇味弥漫,特别赶制的乌幙团放在桌上特别养眼,这时下特别时髦的饭团,据说吃了它夏天蚊虫不咬哩……欢声笑语时起时落,湖面碧波绵绵,倩影映印层波,身在其中叫人忘却所有。

    游舫过了城北大桥,游船慢慢地进入河水深处,“体态修长” 的长岛公园静卧在新塘港中。一条西苕溪在湖州北门流入太湖时分成了两条水道,在小梅港与新塘港之间形成的一条狭长小岛,那南端被水冲成一个半圆的形状,酷似湘江的橘子洲头,可惜湖州那个项王,没有呐喊出“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惊天动地的呼唤。

“菰城春秋”的绿岛,姿态各异,随船在宽阔的河面向后“漂移”。 驶入新塘港,,碧波荡漾,波光粼粼,泛起的层层涟漪,使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游舫把河面上犁出层层白浪,河水拍打两岸堤,一层一层,轻轻的,柔柔的,宛如情人的手,宛如情人的私语。

   最缭人的那翠绿相叠中的两岸柳堤像还没完全的醒来,在薄雾袅绕,朦朦胧胧中,显得的那样温柔恬雅。如同蒙罩着一层薄薄的白纱巾,柔柔的风儿吹来掀起面纱的一角,露出她清秀的容颜,人不知不觉就看呆了。

   船缓驶而过,垂杨倒水,林间鸟儿翻飞,目之所及,皆是柔软的青翠,树影静静的印在绿波之上,那淡淡氤氲的水气浮在水面,如一幅淡淡的水粉画。突然,一只燕子掠过水面,划破这一水的宁静,但这一“划”倒让画面活了起来,燕尾点入水中就像水墨染在宣纸上缓缓晕开;垂入水中的杨柳也微微漾了一下划开来去,随后又渐渐归于宁静。顿觉不由轻吟:“山烟景历历,芳树游人几换,千秋如昔。风物多情,倾得梦魂诗魄。似前生、傍鹤依梅,又今世、悄然求索。置浮身、翠馥丛中,漫听仙佛息。”

  划过的游船象一把剪刀裁开了平静的水面,眺望长岛堤岸,在烟柳画桥,风帘翠幕间,长岛内或见绿草中三两稚嫩孩童欢快嬉戏,或见亭台间勃发少年抱书放声诵读,或见柳荫下绵绵情侣相偎相依而坐,或见垂暮老年夫妇执手颤巍巍地走着。叠翠处远处矗立一座亭台楼阁,这是一种古朴的美。那幽深屹立在翠绿柳堤旁,外形雍容大度,气宇不凡临港而建,有青石砌成的栏杆围成一个舞台,每逢年过节时,看着如水一般清灵娇美的江南女儿们用朱颜韶华、用似水柔情、用兰质蕙心、用翩跹的台步、用流转的眼波、用一举手、一投足、一掩面、一回首、一颦眉、一甩袖的淡淡风韵,将那些唐诗宋词中的绮丽篇章、将那些才子佳人们的千古传说,在衣衫翩飞的舞台上、在哀怨委婉的乐曲中、在缱绻温柔的顾盼间、在举手投足的缠绵中,演绎得美轮美奂、栩栩如生时,总有一种沉沉的感动袭上心头。

    只记得今年春节,在这个亭台楼阁,一曲似轻吟、如低诉、醇厚悠扬的天籁之音蓦地叩响了我心中的柔弦,春光烂漫的草桥上,两个翩翩少年正并肩徐行,一个白衣飘飘,另一个玉树临风,原来,那一对用生命祭奠了爱情的恋人梁山伯和祝英台正在流光溢彩的越剧舞台上表演着“草桥结拜”的片段。 那行云流水般的唱腔、那清俊秀美的扮相,那荡气回肠的传说、那婉转流畅的节奏、那秀逸洒脱的台风,似一阵清风拂过我忧伤的眼眸,我的心情徒然间变得柔软而清透。

     游船悄然行驶着,堤岸万树柳丝迎风飘舞,宛若翠浪翻空,碧波汹涌。一条沿河柳堤蜿蜒依河并行,烟柳画桥,风帘翠幕,长岛免费游览车穿翠蠕行。那车掠过在柳堤上浅绿的草坪上嬉闹的孩子们,轻轻地在安坐在堤边长背靠椅上看报打盹的老人边驶过,心里充满了温馨和愉悦。

    “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而湖州,既不是帝王颁诏的皇城,也不是天子乘辇的帝都,而在这里的的垂柳是汲着甘甜纯净的太湖水,而显得如此天生丽质,冰清玉洁,楚楚动人,胜过皇都的烟柳。当堤上枝头,万花繁茂,杨柳轻梳着垂下它窈窕的姿态亲吻着生它养它的土地,仿佛一群孩子游戏母亲周围或绕于母亲膝下,让人顿觉杨柳的可爱。

     三、

    船驶进了南太湖桥河面,满眼尽是青天碧水,从项王码头上船,直奔南太湖桥河面中心。一路凉风习习,河水清清,倒影着新塘港两岸秀美风光,心底不由得涌起莫名的激动。游船慢慢地进入河水深处,南太湖桥河面,近处与远处的堤岸、小绿岛,龙型雕塑,姿态奇异,随船在宽阔的河面向后“漂移”。船舱里开始热闹起来,有人拿出相机拍照,有人走上船头留影。远处仁皇山影入绿水,绿水映照青山。面对一湖清澈的秀水,大家无不在啧啧惊叹。

    通向旄儿港那条水道,里面的机帆船、运输船来来往往,有的还拖着长长的尾巴,前面的拖船起劲儿的吼叫着,冒出阵阵黑烟,飘向南太湖桥的天际。混浊的浪花涌向岸边,两条船逆向行驶激起的浪,像互拥挤着抵消着,在旄儿港的中间堆起白色的浪花。可以看得出,外港是繁忙的。

    远处驶来一个黑影,拉近镜头却是一叶扁舟。在朦胧的水墨色中,远处划来了一条船,一条江南的小木船。划船的是个农村妇女,蓝底白花的上衣,一起一伏的动作,还有船头托起的浪花,在静静的河面上向前划着,船头坐着一位老汉,低着头似乎在整理什么,小船悠然的款款而来。跟随船妇轻轻摇荡的双橹,河面被拖出两道微波翻滚的水辙。镜头对准这对老口子,心情微微激动,但跟随这河水所泛起的波浪,刹时也烟消云散。只见船妇坐跪在船尾,不停地轻轻的摇荡她的双橹,随着她身体轻盈的摆动,暗香盈袖,柔橹轻摇,船就徐徐在一泓碧澄的春水中悠悠前行,驰向长岛堤边。粼粼的波光在船妇脸上、身上快活地浮动着,变幻着。其身影好似一个伦摆舞者,又似踏着恰恰,婀娜多姿,优美斓熟。看得叫人有些发呆。这真是天然入画的美景,天作之合的意境。

    记得朱自清这样说过:“个人坐在船中,让一个人站在船尾上用竹篙一下一下地撑着,简直是一首唐诗,或一幅山水画。……“此时此刻,湖州的清丽山水,都在她那飘逸的柔橹中融融荡漾开来,她那扭动腰肢摇起橹来,穿花渡水,拨乱了水中云彩和绿柳的倒影,柳影袅袅,倒映着妩媚,倒映着温柔。杨万里诗曰:“未必柳条能蘸水,水中柳影引他长。”柳影的曼妙。微风吹过,河水荡漾,柳影摇曳,心也摇曳。真像一幅水墨氤氲的国画小品,天人合一清丽淡雅到极致了。看着一叶小舟,随意地荡进平静的河里,穿行在杨柳垂挂的河面上,不由得撑学着北宋诗人徐府摇头晃脑的样子,吟道:“夹岩桃花蘸水开,小舟撑出柳荫来”。

 

       四、

  返程中,雾气旖旎……

  远远近近的河面上,一缕缕蒸腾的水汽,朦胧了晚春的情绪。对面驶来第二,批游船,打破了河面的宁静。我闻到了水气的清香,夹杂着树叶间清爽的湿气,柔美的绿风,绰约了河面的风姿。

  我静静地,靠舷而行。

  河柳依依,擦着水面,拂出片片涟漪,正是绵绵倾心的絮语一点点扩大?那随意而过微拂的轻风,是温柔的携手?那依然清脆的水声,是灵动的心跳?那朦胧欲醉的雾气,是羞涩的面容?一切的一切,似仙境般神秘,又似明镜般清晰。

        蓝天、碧水,倒映着船上每一个美丽的笑容。恍然间,竟有仙子身披霓裳翩翩起舞,光彩炫目。

       择船尾一木制的座椅,安静座下,无声的语言,已融入河中,有音律轻拍水岸,也有单调的轮船马达声,给这趟船行,增添一抹打击的音符,如此,恬静的河面,便生动起来。

  偶而,一缕风,把梦吹远。

  而其实,我在此刻,愿把这般甜蜜的心事,托给风,带向四面八方。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