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忆古人 --一个素不相识的老人  

2010-04-05 09:48:27|  分类: 追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夜我未饮酒,却醉了一回;亦不曾入梦,却呓语几多!天将破白时,我还依稀那零碎的往事。那个夜似乎丢在了另一个世界。对着从网上下载下来的你的照片,开始和你说起呓语,这也许和你编故事吧?但却实实在在发生过。于是把它们敲成文字,慢慢的,它们就成了白纸黑字!经过长时间酝酿,一直在等那份沉淀在心底的情感充分发酵。很多次想动笔,又总觉得自己的文字尚未有足够的深度和厚度。踌躇间,光阴竟如箭般逝去多年。
       去年清明前,我在别人编写“***家事”的看道: “20世纪90年代以来,客逝台湾的陈其业、陈其美夫人及其儿子惠夫、陈其采夫妇、陈果夫夫妇、沈积夫(沈百先之父)、沈百先的遗骨,巳先后归葬在家乡湖州灵安公墓。乡情故土,叶落归根。每年都有“泽”字辈及其后代人回来扫墓。”他落叶归根,亲情乡恋,必竟缠绵不断。
      今年清明,我来到灵安公墓,找到了他的灵墓,在他的灵墓前,敬献一束花时,流露那无穷的迟到的情感时,顿觉得:伤痕尚未结痂,隐痛却已经凝固......
      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海峡两岸的各种交流进一步加强,很多人都通过不同的渠道盛情邀请这位老人回老家看看,可却他对记者说,他不能回大陆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在大陆上他没有一个近亲了;另一个就是他不想自找麻烦。
     堂伯啊,你虽在大陆上没有一个近亲了,但沾上远亲的我们却为你沾了不少“光”。还在孩儿时期,在我心灵里:凡是在学校里要求进步的活动我无缘参加,不管尽多少努力也枉费心机。这迷团直到文革期间,从父亲一次又一次坦白交代中,才发现我有一个堂伯在台湾,而且是四大家族之一---陈果夫、陈立夫。这还了得,当时就惊呆了,可是这又说明什么呢?老爸那里写不完的坦白交代已经搞得他精疲力尽了,不忍心打扰他。从妈妈口中得知:从夫字辈算起,已相隔五代了。这算那门子亲啊!从我记忆起到文革期间,我家一直生活很艰难。一个摆小人书摊度日的老实巴交的父亲,怎么能同四大家族的名人沾上亲呢?当时我听到妈妈感慨地说出这么句话:“这件事好比乡下的茅坑,不动它吧,一点臭也没有。搅了它,只会越搅越臭。”我也似乎感悟到许多。
      如今已经搅了,也臭名远扬。一直很好的伙伴、同学都视而远之。连平时经常来我家玩,妈妈象自己孩子待他的那位同学,也竟在动员我上山下乡时对着我妈妈拍桌子瞪眼。人性扭曲到何种程度!正如应了妈妈时常挂在口中的话:“人家吃肉,我们还钿!”就这样,一位素不相识的老人影响了我前半生的前程......
       堂伯啊,我不怨你。反正事情已过去了。如今再也没有发生这类事了。今天和你编故事同时,我也不想同你巴结这门亲。这沾亲带故的未必沾上多少光彩,昨天也没有,今天也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我们必竟是远亲,找到了堂伯灵墓后,祭祀你也要化点勇气.照你的话说:“也不想自找麻烦。”今年清明,我还是鼓足勇气来到墓前叩头祭祀。一则我必竟也是“泽”字辈。祭祀我堂伯也天经地义;二则冲着妈妈给我讲起这么一件事,改变对你的看法:就在堂伯去台湾前夕,曾驱车来我家拜别我奶奶。有你这孝心,我就对你从没有那么讨厌.那怕在我下乡遭到种种不幸也没有对你产生厌恨......好在如今不讲成份了。一切尽在无言中,愿在天堂里的那位老人会接受那远得不得了的远亲侄子对你的哀思。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