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没有形象在你身边在你眼里, 只有坦诚留在我心底在我灵魂中。 我把一切都献给大伙, 就像吻我的春风, 期盼大伙儿沐浴......

没有忘却的记念  

2010-04-04 21:44:31|  分类: 追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们到灵安公墓祭祀爸爸妈妈来了。站在墓碑前,凝视闪动的烛光和袅袅飘逸的香火,我飘动的记忆丝带里,不时浮现出一个瘦瘦的脸膛、清癯的面庞,走路急匆匆的父亲形象。父亲在我记忆里,就像我喜爱的一本书的主人公形象,伴随我生成长的历程,不停的飘溢在我心头,让我翻来覆去的品读。这就像长久品着一壶老酒——搁置太长时间,尽管涤去浮世的尘嚣,滤出还是一杯澄澈透明的浆液,愈来愈泛出浓浓的醇香了。
     他为人淳朴善良,不善言谈。他总把不快的心情埋入心底,是一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老百姓一个。当我还不到七岁时,生活所迫,母亲就离乡背景到苏州工作去了。生活的照料全让这位老实巴交的父亲担起来。为生活,他支撑摆小人书摊,邻居章阿三欺负他老实,他的糖果摊几经蚕食后竟占据我父亲书摊大部分店面。本来惨淡经营的书摊更加雪上加霜,但他从不怨言。我们的日子总是紧巴巴的,从开春菜饭开始,马铃薯饭、豇豆饭、包菜饭......什么蔬莱上市,我们吃什么饭。有一天父亲见我们弟兄三人实在可怜,他买了一条小白鲢,烧碗红烧鱼放在饭桌上。我和弟弟高兴地又蹦又跳,竟把这碗红烧鱼打翻了。吓得我俩直呆呆地望着地上的这碗红烧鱼,不知如何是好。父亲见这碗红烧鱼打翻了,好不容易弄来的呀,他没有打我们,也没有骂我们,只是把自己的头往墙上撞去......吓得我弟兄俩抱着爸爸的双腿哇哇地大哭起来。
     他喜欢喝点酒,偶尔抽根烟。我和弟弟最快乐的时光莫过是夏天的黄昏,在人民公园的大元宝树下,早早抢座那块石板凳了。我俩依偎在老爸身旁,凉风习习拂过,静静地听父亲讲述包公的“落帽风”故事。一段讲完后,父亲带我们逛一圈街(那时的湖州街中心也就是一个蟹墩子---一圈街)。偶尔他也会从他身边排出几角来,到冷饮店里吃一碗多样汤。那冷冰冰的甜甜的,杂夹浓浓的父爱,那个舒服劲哦,甭提了!
     在家里,老父亲平时不善言谈,就是在过年时,妈妈来家过年。我们弟兄三人围着妈妈身边守岁做顺风圆。大家叙家常,谈天地。而父亲总永远是那样笑眯眯地独坐一边听我们海阔天空地聊天。
     等二老退休回家后,爸爸总言从于妈妈,说实在妈妈做事一丝不苟,老爸做事糊塗了事,平时父亲总依从妈妈。他俩难免有些磨擦。老爸别看他老实,忽悠老妈他也有一套。平时妈妈喜欢干净,她烧好水总逼我们每天睡前洗脚,可老爸不那么讲究,不顺从妈妈又不行,几次他把洗脚毛巾打湿后挂上,说脚洗好了。我问老爸:“你干吗不洗脚?”他说:“脚很干诤,不必要天天洗脚,骗骗老太婆,图个安端,图个安端......”嘿,老爸这次可不老实了。
     想起父亲,在我的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他那有些微驼,瘦小的背影。父亲一生勤奋,为了子女,自己一生没有好衣好饭,也没有好酒好烟,他总顺从母亲,默默的就象一头老黄牛那样辛劳的耕作,即使再苦再累,我从来也没有听见他说累说苦。在我心目中,最震撼人心的莫过于父亲在母亲逝世时,当送别母亲的灵车启动时,在十字路口旁边的大树下,一直默默注视送行的父亲,突然双膝跪在地上,他用这样的举动和方式与自己朝夕相处的老伴送别,寄托自己对老伴的哀思。在场所有的人都为之震动!爸爸啊,你的一生对老伴所表达的爱竞是那样无言的,持重的,沉稳的,平和的。过去,我们总感觉父亲对妈妈总唯唯是命,今天忽然感悟了,原来父亲对待母亲会是那样细腻,真诚,不加掩饰。这种爱,就如同滴水一般,持久、永恒、坚韧。我想,这就是恩爱夫妻啊!
    一帘哀思无从寄,却话清明夜雨时。一瓣心香,一抹素白,掠过雨的薄凉。一片雨花,一剪寒雾,飞向天堂的远方!爸爸,清明寒凉,幸好天堂不太冷,有妈妈相伴,天堂里没有悲伤!爸爸,我知道!天堂想必是佛光普照,桃花朵朵,盛开着儿子遥寄给您的最美丽的微笑,装满了子女遥寄给您的最深情的祝福。你在天堂里开心地笑过吗?你一定笑得很好看,是的,爸,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